阅读阁 - 都市小说 - 女学霸在古代在线阅读 -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为难

第三百八十八章 为难

        考虑到古代情况与现代不同,男女不能同席,又担心现场的人因为受权势影响,出现高官、顶尖豪强举牌、其他人都不敢报价的情况,萧令衍让人考察了京城的所有茶楼后,直接高价买下了其中的一座。

        他买下的这座茶楼原先是用来听书的。

        为了方便大家看到说书人的表情,听到说书人的声音,中间建了高台,为了扩音,台前埋了四个空缸。扩音效果不错。

        台下安放了一排排座位,围绕这些座位建了一个半圆的二层楼,楼上全都是半敞的包厢。面对说书高台的地方只建了围栏。

        萧令衍买下这座茶楼后,让工匠快速修缮了一下,再把桌椅进行了调整,给半敞的包厢装了一道半透明的帘子,便作了拍卖会的场所。

        这段时间不光赵如熙培养自己的手下,萧令衍也培养了一批人。他重新培养了一批死士,还收了一些想要跟随他的门人和仆从。

        不过拍卖会这种东西,古人毕竟没有见过。光是听他说,有些地方还是不能领会到位;再加上时间紧,萧令衍也有空,这第一场拍卖会主要还是由他来张罗。

        刚才他就在跟萧令谱商量楼上包厢的分配问题。

        京城的达官贵人太多,而包厢太少,如何分配都是个问题。分配得不好,十分容易得罪人。

        幸好古人有个好习惯,收到帖子后会回帖。因此萧令衍知道谁会来,谁不来。

        因这桩生意明确打出了萧令衍的旗号,哪怕太子和三、四皇子跟萧令衍不和,表面上也要装出一副弟恭兄谦、一团和气的模样。所以他们都表示要来。

        皇上、皇子都给了面子,往下的王公贵族和大臣们自然也不敢不来。自己没时间,家里夫人也能来看看热闹。因此萧令衍发出去的邀请柬,竟然没有一个拒绝的,都表示要来。

        他收到回帖后与萧令谱商量一番,把有权势的从高到低排序一通,再安排座位。

        楼上最中间的那间包厢,肯定是要给皇上的内侍的。两旁边则是太子、皇子的包厢。

        皇子包厢的两边,萧令衍便安排了镇南王等这些亲王、郡王。再两边是国公爷、三卿六部的头头们。

        好在大晋的爵位,这些年一直往回收,很少再封爵,所以王爷和国公爷的数量并没有多少,三卿六部的头头正好把楼上的包厢占满。

        多出来的一个,则给了康时霖。

        赵如熙作为康时霖的徒弟,就跟着师父坐了。

        楼下的座位,萧令衍干脆叫人分成了两排,中间留出一条走道。贵族世家和官宦分坐两边,泾渭分明。官大的坐前面,官小的坐后面,以此类推。

        这也避免了平南侯和吏部尚书,谁该坐前面、谁该坐后面的争论问题。否则,非得引出一场大战不可。

        即便大家有涵养不当场闹起来,心里肯定是不爽的。这笔账到时候就得扣到萧令谱头上。谁叫他跟萧令衍是一体的呢?弟弟不懂事,哥哥还能想不到这些不成?

        楼下萧令衍忙碌,楼上萧令谱已介绍完拍卖会的事,又问了问边关的情况,便道:“你这一来一回,又过了几个月了。你的亲事可不能再耽搁下去了。你到底怎么想的?”

        傅云开没有说话。

        他是打仗的武将,为了解决亲事问题回京休假,运送粮草这种差事根本用不着他去。

        可呆在京城,被萧令谱和母亲催着烦,他自己也知道自己的亲事不能再拖下去,一时半会儿又找不到合适的人,他也不愿意凑合,便干脆讨了差事,借着运送粮草去边关来回避这个烦人的问题。

        现在刚一回京,屁股还没坐热呢,好友又重提旧事。傅云开心里涌上一股烦躁。

        不过他也知道,好友是为了他好。

        毕竟他不能为了成亲的事,在京城一呆就几年。

        父亲一个人在边关,独木难支,总有照顾不到的地方。

        那些副将可都是各派系的人,对父亲的位置虎视眈眈,没一个是省心的。父亲稍有不慎被人算计,没准就能丢了性命。

        而他自己,作为平南侯世子,必须成亲给傅家留个后。

        否则他和父亲在边关一旦出个什么事,傅云朗再被人暗算,这整个家业就成别人的了。母亲的后半辈子,日子就难过了。

        再者,他也得找个人替他打理后宅,不能让母亲再掌管平南侯府,在后面给他和父亲拖后腿。

        他重重地叹了一口气,揉了揉眉头。

        “要不,我安排一下,让岑大姑娘带着沐姑娘出来,让你见一见?你也别总拿有色眼光看人。世家姑娘里也不全都是你认为的那样。万一这位沐姑娘是位很出色的人呢?”萧令谱劝道。

        “行吧。”傅云开无奈道。

        ……

        天气越来越冷,培训班的课也少了,赵如熙这日早早就回了侯府。

        门房一见她就迎了上来,殷勤地笑道:“姑娘,您回来了?二房的大少爷和六姑娘这会儿正在跟老夫人说话呢。”

        人家殷勤给自己递消息,赵如熙即便对这个不感兴趣,也不好表现出来。

        她挑了挑眉,笑道:“是吗?六姑娘也来了?”

        她转头吩咐青枫:“快过年了,刘叔也辛苦。你明儿个拿十斤庄子上出的干粉条给刘叔。”

        “哎哟,多谢姑娘赏。”刘叔连忙行礼。

        一行人往里走,青枫纳闷道:“六姑娘不是要上学吗?她怎么今儿个有空来?”

        培训班也是要旬休的。今天培训班继续上课,自然是没到旬休日。京城女子书院也是要上课的。

        想了想明日就要举办的拍卖会,赵如熙惹有所思:“或许是有事找我吧。”

        以傅云朗的个性,做出这么一番大事,必然要在心上人面前吹嘘的。

        但拍卖场所地方有限,赵如语无权无势还没钱,傅云朗再想在心上人面前卖好,也不能给她安排一个包厢。赵如语想去凑热闹的话,可不就把主意打到她这里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