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阁 - 都市小说 - 我有一座混沌监狱在线阅读 - 第621章 窝了一肚子火

第621章 窝了一肚子火

        可以说,现在姜瑜即便是随意挑选一名弟子出来,秦灿也不可能是对手。

        “没有什么不可能。”

        苏昊笑道:“仅是你这一口至尊洞天,外加上我传你一点东西,就足够应付他们了。”

        “什么至尊洞天?”

        秦灿惊疑,似乎浑然不知苏昊在说什么?

        “怎么?

        难道你还不知道,你拥有至尊洞天这事?”

        苏昊蹙眉反问,敢情这小子在单纯也不会单纯到,连自己的体质都还不清楚吧?

        “洞天我自然明白,但师傅所说的至尊洞天,我不太明白。”

        秦灿摇了摇头,脸颊上尽显稚嫩与懵懂。

        “那我就给你说说,这有关于洞天的事……”苏昊倒也很有耐性,接下来便详细地给秦灿,讲述了一番有关于洞天的一些事,比如洞天的属性,以及至尊洞天的妙处,乃至超越至尊洞天的绝世黑化洞天……“至尊洞天能越境战敌?

        这是真的么?”

        当听完苏昊的讲述,秦灿不免还是感到有点激动,因为之前他并不知道自己的洞天,竟会是如此的强悍。

        当然,之前也没有人在乎过他、关注过他,更没有人指点过他什么。

        他也不过就是被一名老猎户,从山中捡回来的弃婴,从小到大别说学什么修行之法,即便就算是他的这一身修为,都是依靠自然环境,而缓慢成长到灵纹境三阶的。

        “按道理来说,一口至尊洞天,便能越一境战敌,若能开出两口至尊洞天,便能连跨两境对敌,以此类推,至尊洞天开凿的越多,你便会越强大。”

        苏昊笑道:“不过想要真正的越境战敌,光凭借至尊洞天的秘力恐怕还远远不行,还需要你的综合实力,比如修为、神通手段,乃至你本身体魄的强大等等。”

        从理论的角度而言,以秦灿目前的灵纹境的修为,如果要战胜一名灵师境的修士,肯定是没什么问题,但是这也仅仅只能取决于寻常修士,也就是没有任何资质的修士。

        说白了,秦灿现在就是一个空白之人,空有一身灵纹境修为,以及一口连自己都不懂得的至尊洞天,他还很懵懂,对于一切都很迷茫。

        “我刚才也看了一下,那姜瑜的弟子中,最强的修为也不过灵尊境五阶。”

        苏昊蹙眉,接着道:“我猜测三日后,那老家伙肯定会让他那最强弟子迎战你,你可要有点心理准备啊!”

        “灵尊境五阶,比我高出了整整三个境界,甚至差不多快四个境界了,我这就算拥有一口至尊洞天,也不可能是对手啊?”

        秦灿虽然单纯,但他可不傻,这灵纹境修士怎么可能与灵尊对抗?

        这完全就是蝼蚁与神祗对抗,纵是资质再逆天,他也不可能战胜高过自己四个境界的对手吧?

        “以你现在的实力,肯定还不行。”

        苏昊点了点头,笑道:“不过你别急,三日之后我会让他们对你刮目相看的。”

        “师傅,你打算先教我什么呢?”

        秦灿满怀期待地看着苏昊。

        “先回去好好睡上一觉,把精神养足了再说吧。”

        苏昊则是一脸淡定地摆了摆手。

        言罢,转身便回了屋子。

        ………夜已深,天空里漆黑一片。

        而此刻的派主阁楼内部,却是一片灯火通明。

        “师傅,那小子到底什么来头,竟让你如此礼敬于他?”

        阁楼中,只见一名体态魁梧的青年,此时满脸好奇地望着姜瑜。

        此人名叫、齐志成,乃是姜瑜坐下的大弟子,修为处在灵尊境五阶!而在这体态魁梧的齐志成身旁,还站立着两名青年。

        这正是那见证过苏昊实力的二人,分别叫作张天、胡川。

        “具体什么来路我也不知道。”

        姜瑜摇头,且坦言道:“但你们可别小看了他的实力,至少为师不是他的对手。”

        “我怎么感觉他没什么特别的?”

        齐志成蹙眉,心中难免有所悸动。

        因为他深知自己的师傅,乃是一个不服输的人,但现在他却是如此地畏惧于苏昊。

        “若想以肉眼看穿一个人的实力,完全是不可能的,那家伙的实力,远远超乎你我想象。”

        姜瑜轻叹,随后道:“总之,你们不要将他得罪了,更别弄什么鬼花招去对付他。”

        “他方才说三日后,让秦灿那小子跟我们对决,我们又该怎么办?”

        齐志成疑问道:“我们总不可能故意让他胜利吧?”

        如果故意让苏昊赢了,那他师傅这派主之位不就没了么?

        但他们若不让秦灿赢,鬼晓得苏昊那家伙又会干出什么事来?

        这不免让人内心感到有些纠结,甚至是窝了一肚子火!“我看那家伙就是一个神经病!”

        一旁的张天愤恨道:“傻子也能想到,秦灿怎么可能赢得了我们?”

        “以我看来,他让秦灿跟我们派中的最强弟子对决,这其实就是一句虚言,也是他威胁我们的一种方式,实则只是想让我们知难而退,故而给我三天时间考虑,这家伙当真是既霸道又可恶啊!”

        站在一旁的胡川,作出了一番猜测。

        “都别去想太多,一切顺其自然就好。”

        姜瑜摆了摆手,随之看向了他的大徒弟齐志成,道:“三日后,就由你去对付秦灿吧。”

        “我去对付那小贼?”

        齐志成差点没被姜瑜的这句话逗笑,这不是大炮打蚊子么?

        “既然条件是苏昊亲口开出来的,那我们就满足他的要求。”

        姜瑜蹙眉接着道:“我倒也想看看,短短三日时间,他能将秦灿调教成什么样子?”

        ………次日一早!“师傅,我给你打来了热水,我可以进来吗?”

        早早地,秦灿便来到了苏昊的房门口,手中端着一盆热水,只见他那单薄的身子,在寒风中冷得都在瑟瑟发抖。

        其实秦灿一整夜都没睡好,因为他一直在琢磨着师傅,到底会教他什么?

        为何师傅会对他这么有信心,让他去应战青灵派中的最强弟子?

        “进来吧!”

        苏昊盘坐于屋中,对于秦灿心里的杂念,他可谓是一清二楚。

        但他也更明白,若真想让这小子从懵懂中挣脱,成为一名真正修士,怕是还需要很漫长的一段时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