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阁 - 都市小说 - 狂野十八少年时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非常听话

第七十三章 非常听话

        今年五一开工的姜崴砖厂,一个员工一天的工钱也不过才三块,而且还累死累活的。

        组装打火机多轻快呀,坐着赚钱,只要屁股上的肉差不多够尺寸就不会觉得累的慌。

        “我们能干吗?”郑雪梅凑到万帆跟前问。

        “你不上学了?”

        “不准备念了。”郑雪梅的家境在小圩屯属于贫困户,她就是在今年九月份开学的时候正式不念书了。

        “当然能干!非常的简单,谢美玲呢?你得上学怕是干不了。”

        “我生气了!”谢美玲没头没脑地整出这么一句。

        人家女人都是生孩子,你生气?

        再说你生啥气呀?

        万帆嘿嘿一笑也没管谢美玲生不生气。

        “不和你们扯蛋了,我得回家帮我老子干点活儿了。”

        这马上就要到育苗季节了,万向阳开始研究他那个小大棚了,正在翻大棚里的泥土。

        万帆也找来一把铁锹和老子一起翻地。

        他老子弄得这个大棚,一年就种两茬,正常情况下都是芹菜。

        一茬芹菜能出个两千多斤,能卖个六七百块钱,两茬芹菜能卖个一千五百块钱左右。

        “爸!今年还种芹菜呀?”

        “不种芹菜种什么?”

        万帆给老子递了一支烟:“咱们今年改改怎么样?”

        “改啥?”

        “种大葱怎么样?你给我滚一边去!该死的我在干活你在我脚边瞎转悠啥。”

        小奶狗围着他的脚边乱转,好几次都差点钻到他要往下踩的铁锹底下。

        这要是他正要往下踩铁锹的时候它钻下去,咔嚓一声它就学会分身了。

        人家的狗都是看到危险躲老远,这货为毛不知道危险?

        难道身上有哈士奇的血统?

        你要是能干也行,不能干还添乱。

        小奶狗委屈地躲到一边,不时地发出嗯嗯的叫声。

        如果万帆没记错的话,今年冬天红崖几乎所有的大棚大多都是烤芹菜和蒜苗,年跟前的时候芹菜好像才两毛左右一斤。

        而大葱貌似没有几个棚烤的,年前的大葱卖到了六七毛一斤。

        万帆之所以记得就是因为这年冬天大葱出格的价钱,往常年两三毛钱一斤的大葱在今年价格翻了一倍不说还有价无货。

        因此才会发生三十那天还有从东山省贩运过来的大葱进入红崖的事情。

        大葱的产量非常的高,万帆家的大棚二十五米长,十三米宽半亩地的面积。

        以前没种过大葱,不存在重茬的问题,如果伺弄得当出三四千斤很有可能。

        一斤五六毛,这是多少钱呀?这一茬就能划拉回来两千元,比两茬芹菜的收益还高。

        “能行吗?”

        “行不行比量比量不就知道了,你种芹菜一茬也就六七百元,种大葱说不定就掏着了,就算掏不着卖个芹菜钱也卖回来了,再说大葱还比芹菜省事儿。”

        芹菜这玩意儿和韭菜差不多,好了一批劈下来卖一批,一茬芹菜能卖好几遍,挺烦人的。

        万向阳想了想竟然同意了儿子的建议。

        从儿子邮回来近一万块钱,万帆的地位在家里直线上升,以前他的建议通常都是耳旁风的属性,这次竟然被采纳了。

        北方大棚栽葱的时间通常的九月中下旬,那么现在就得培育葱苗了。

        时间上似乎有点晚了。

        说干就干,爷俩马上就平整出了一块苗床,万向阳明天就去公社种子办去买发芽葱籽。

        “地垄沟里咱们还可以种些生菜。”

        “种那玩意儿干啥?”

        “过年卖呀!生菜生菜就是生财,爸!这你都不懂?这玩意儿到过年的时候可是值钱的东西,论棵卖的,过年的时候谁家不图吉利买几棵生菜用罐头瓶养着,我觉得五毛钱两棵是非常合理的价格。”

        “五毛钱买两棵?你咋不去抢银行呀!”

        “嘿嘿!抢银行如果不犯法我早去抢了,咱卖生菜可不犯法,爱买买不买拉倒呗。”

        万向阳想了想,儿子这个主意貌似很有道理的样子。

        菜的谐音就是财,现在讲究这个的还不算太多,十多年后可是老有讲究了。

        尤其是韭菜和生菜这可是过年北方每个家庭必买的菜,就是不吃用水养过年那几天图个吉利。

        万帆准备今年冬天就把这个习惯给开创出来,让父老乡亲们过年都弄几棵生财回家养着。

        万帆翻了十多垄地,就这一会儿功夫就忙出了一身大汗,黏糊糊的非常难受。

        这得到河沟子去洗洗。

        万帆回屋拿条手巾,光着膀子到小河边准备洗洗。

        他在前面走,小狗屁颠屁颠地跟着他身后。

        到了河边,他还没等沾水,小狗倒是一个猛子扎水里去了。

        这个狗不能要了。

        人家狗看到水都躲老远的,这货竟然洗澡上瘾了。

        万帆也不管它,先洗头再用手巾蘸水擦拭身上的汗渍。

        洗完头擦完身上的汗渍,刚准备离开回家,回头就看见谢美玲端着个洗衣盆急匆匆地奔着河边来了。

        谢美玲到了河边扫了万帆一眼也不说话,在一块平板石头前蹲下就开始洗衣服。

        小丫头的意见不小呀!

        “美女!你谁家的?”

        谢美玲也不出声。

        “美女!有对象没有?”

        还是没有反应。

        “美女,你裤裆开线了,花裤衩都露出来了。”

        这回谢美玲有反应了,半支起腰低头看。

        然而什么也没有发生,边上已经有嘎嘎的笑声飘荡。

        “你坏!我生气了!”

        “生谁的气了?谁气你了?告诉哥,哥去揍他。”

        “生你气!”

        “生我气?我说不讲理妹子,我什么时候得罪你了?你竟然敢无中生有地生我气?梁静茹给你的勇气?”

        “梁静茹是谁?”谢美玲的反应这叫一个快,手里的衣服都不洗了。

        万帆无语,没事儿我提梁静茹干嘛。

        “别打岔!说说为毛生我气?不会是因为我到厂子去住宿吧?”

        谢美玲不出声,看来问题是出在这里了。

        “这你也生气?麻痹的我不干活赚钱,将来我拿鸡毛风光地把你娶进门?”

        “谁要嫁给你了?”

        “再说一遍我听听!”

        “谁要嫁给你了?”

        “真听话,让你说一遍你就说一遍,将来你这么听话就行。”

        谢美玲想哭又想笑,表情很糟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