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阁 - 玄幻小说 - 众神世界在线阅读 - 第395章 丛林

第395章 丛林

        苏业拿出刀叉,先把蓝鳍金枪鱼切片,本能地想要蘸酱油和山葵,可什么都没有,叹了口气,沾了一点细碎的白海盐,放入嘴中,闭上眼睛,享受久违的味道。

        细腻的鱼肉比情人的舌头更加柔软,因为无比新鲜的缘故,鱼肉本身的酸味淡到微不可查,甚至变成了一种调味。

        鱼腹肉没有鱼背那么腥,几乎不存在的腥味被海盐掩盖。

        细腻肥美的油脂在口中绽放。

        可惜,细细的肉筋破坏了最后的口感和余味,但瑕不掩瑜。

        苏业又拿出一片金枪鱼,挑去里面的肉筋,虽然看上去不好看,当放入嘴中,细细品尝,轻轻点头。

        “大金枪鱼的鱼肉稍稍坚韧一些,口感极佳,但如果是近海的小的蓝鳍金枪鱼,肉质会更显嫩,也更甘甜。如果能把小金枪鱼放在适当的温度熟成几天,那么里面的筋会完全消失,口感更佳。”苏业认真点评。

        地米斯目瞪口呆,立刻道:“我记下来,我会让船上的厨师好好研究怎么吃金枪鱼肉!”

        欧几里德像看野人一样看着生吃鱼肉的两个人。

        苏业又吃了一口龙虾肉,眉头微皱,问:“龙虾没**吗?”

        “我让人记住!”地米斯的声音又比以前低了一点。

        “大海螺真是美味的,什么也不用放,只是煮一下,送入嘴中,就仿佛在咀嚼湛蓝的爱琴海。”苏业一边说一边称赞。

        “我也喜欢吃海螺,但更喜欢你的形容。”地米斯脸上终于浮现愉快的笑容。

        “别忘了他是巨龙的美物的主人。”欧几里德看了一眼书道。

        地米斯愉快地点头。

        “巨龙的美物,需要这些海中的美食。不过,很难得到长期供应,所以很多菜没办法做。”苏业道。

        “我们成立一个专门的海鲜捕捞商行怎么样?”地米斯问。

        苏业愣了一下,道:“好啊,为什么不试试呢?”

        “果然是招人喜欢的小家伙,等结束马拉松之战,我们便让手下人解决这件事。”地米斯满面笑容。

        “干杯!”

        “干杯!”

        欧几里德轻轻点头,堂堂传奇大将,简单聊几句,抓住这个商机,并付出行动,这份敏锐,已经远超绝大多数的商人。

        而苏业区区一个白银法师,丝毫不怯场,当场答应,这种果断也不是常人所具备的。

        沉默数秒,欧几里德突然用叉子叉走苏业辛辛苦苦挑走筋的金枪鱼中腩,放入嘴里,细细品尝,面部肌肉轻轻起伏。

        “还行。”欧几里德轻轻点头。

        三人相视一笑,继续大快朵颐。

        吃完饭,三人来到一旁的会客室,地米斯使了一个眼色,欧几里德外放封锁咒,隔绝内外。

        “吃饱喝足,我们说正事吧。”地米斯向后一歪,双脚搭在桌台上,来了一个标准的葛优躺。

        同时,黄灰色的食指钻进浓密的胸毛中,像少女缠绕长发一样玩着胸毛。

        强烈的视觉反差差点撑爆苏业的眼眶。

        苏业看了欧几里德一眼,这位未来的大师面无表情,但移开目光,喉咙滚动。

        可能只是生鱼片吃多了反胃。

        “真是任性啊,气死神灵的任性……”苏业心中暗叹。

        “欧几里德应该都跟你说了,考虑得怎么样?”地米斯眯着眼,一脸惬意。

        手指在茂密的胸毛树林中慢慢搅动。

        苏业也稍稍移开目光,道:“我有魔鬼血脉和水元素血脉。”

        “好。”地米斯轻叫一声。

        “但成本太高,风险太大。”苏业道。

        “你想要什么?”

        “你们能给什么?”

        “我们能给的东西太多太多了。”地米斯面露自信的微笑,

        高高翘起的胸毛比笑容更自信。

        苏业的目光再次离远。

        “第一,要保证军功公平。”苏业道。

        “你以为,我对那些贵族拳打脚踢是为了什么?”

        苏业和欧几里德同时轻轻点头。

        “第二,如果以后我在雅典遇到困难,军方要出手一次。”

        食指从胸毛丛林中探出,轻轻晃了晃。

        “雅典军方从来不是铁板一块,没人能代表军方帮你。但是,我或米泰亚德,可以帮你一次。当然,前提是不违背雅典的法律,也不会波及自身。哪怕你不提出这个条件,为了马拉松首功者,我们也愿意做。或许,真到了那一天,我们两个人都会出手。”地米斯道。

        苏业点点头,道:“最后就是战利品的事,这是每次战争的重头戏,我要把丑话说在前头,不想因为战利品翻脸。我记得几年前,阿伽门农和阿喀琉斯同时北上对抗北欧人,结果这两位当代最优秀的战士,为了战利品反目成仇。”

        “说。”

        食指又钻进胸毛森林。

        “我希望有关魔法师的战利品,由我先挑选,如果没有,允许我从雅典军库中挑选。”苏业道。

        地米斯沉思数秒,道:“没问题,我可以答应你。但你要清楚,任何第一个挑选战利品的人,都会树立数不清的敌人。”

        “我还怕树立敌人?”苏业微笑着反问。

        “哈哈,你做得不错。可惜还是太心软了,如果是我,一定会想办法在黑铁试炼中先解决掉那个贵族同学。对了,马拉松之战不重要,重要的是,你有没有兴趣为我写一部戏剧《被缚的地米斯》?”

        “我如果没记错,有部大名鼎鼎的戏剧,叫《被缚的普罗米修斯》。”苏业强忍翻白眼的冲动。

        “有什么问题?普罗米修斯是神灵中的叛逆者,拯救了人类,那我可以当人类的叛逆者,同样拯救人类。我的力量不如普罗米修斯这位泰坦神灵,但是,我对人类的爱,我对雅典的功劳,完全不下于他。连西西弗斯那个小娘们都认为自己不下于神灵,我怎么可能输给他!”地米斯道。

        “你这么吹牛,不怕遭雷劈吗?”苏业小心翼翼问。

        “和遭雷劈相比,更怕我恐惧遭雷劈。”地米斯一脸满不在乎。

        苏业目光一亮,心中暗赞,果然是传奇战士,所谓的特立独行只是表象,真正与常人不同的是最深层的思维方式。

        “既然如此,那我们可以准备击沉波斯旗舰计划了。”苏业道。

        “不错,你很有我当年的风范。不就是游过几百条船然后游到旗舰下面么,我也敢。”地米斯道。

        苏业看了看地米斯,心道有你腰疼的时候。

        “按理说,魔法仆从也能被变形术变成鱼吧?”苏业问。

        欧几里德愣了一下,瞳孔放大。

        真不是人!

        “果然,你比我想象中更奸诈。”地米斯露出赞赏之色,语气中充满掩饰不住的肯定。

        “不过,你确定你的魔法仆从也拥有魔鬼血脉和水元素血脉?”地米斯又问。

        欧几里德叹了口气,道:“神迹仆从不一样,神迹仆从的的确确能共享主人的所有血脉和天赋。之前苏业忽悠别人说他共享魔法仆从血脉,也就那帮傻小子傻姑娘信,我们这些……嗯,我们这些大师都明白是怎么回事。”

        “这屋子里不怕雷劈的人可真多。”苏业抬头望屋顶。

        “是啊,至少三个。”欧几里德白了苏业一眼。

        地米斯收回放在茶几上的脚,坐直身体,道:“我们可以先试试,你的魔法仆从如果行,你可以不用过度深入。这一战可以输,但你的生命更重要。”

        苏业心中暖意涌动,不愧是名传后世的大将,就是有眼光。

        “要死也得等你写完《被缚的地米斯》。”地米斯笑眯眯道。

        苏业和欧几里德一起甩大白眼。

        “那我们现在去船队试试?”苏业问。

        “走,用你的魔法马车,避免别人看到你。”欧几里德道。

        三人乘坐魔法马车,驶出要塞,落在希腊联军的魔法海船之上。

        苏业环视魔法海船,风格非常熟悉,这是柏拉图学院打造的大型魔法战舰,虽然比波斯旗舰小了一圈,但也长达一百二十米,堪称庞然大物。

        “放心,这艘魔法战舰也有强大的魔法能力,附近千米的海域都不会被魔法探查到,我们在这里做什么,都不会被发现,更何况在海里。走。”

        地米斯带着苏业和欧几里德向船尾走去。

        一路上,海军士兵们笑嘻嘻跟地米斯打招呼,完全没把他当传奇海军大将,反而时不时嘲讽几句他的胸毛。

        地米斯走一路笑骂一路,没对任何士兵动手,打贵族时候的盛气凌人消失得无影无踪。

        三人走到船尾。

        “试试吧。”地米斯道。

        苏业召唤出王大锤和地傲天。

        “咦?”地米斯和欧几里德都诧异地看着这两个不小的小家伙。

        地傲天已经是青铜,而王大锤成功晋升白银。

        “你的奇迹仆从,好像比亚里士多德强一点啊。亚里士多德的仆从,只有一个超位阶晋升,你的仆从倒好,学徒仆从晋升青铜,黑铁仆从晋升白银,都是超两个位阶晋升。”

        地米斯在更高大健壮的黑魔羊身上摸来摸去,不知道的以为他萌心泛滥在撸羊,知道的都能猜到他在对比自己的胸毛和羊毛。

        黑魔羊老老实实站在那里,一动不动。

        王大锤斜眼看了一眼地米斯,锤子举到一半放下。

        “随便摸,不要钱。”王大锤翻身下羊,得意洋洋在苏业面前走来走去,展示更高的身躯、更坚硬的肌肉和更华丽的铠甲,最后扶了扶头顶的王冠。

        “少炫耀!”苏业一脚踢在王大锤屁股上,这臭毛病跟谁学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