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阁 - 修真小说 - 长风一梦入轮回在线阅读 -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交锋(2)

第一百六十六章 交锋(2)

        摩博依依面无表情,淡淡地道:“这是本座对戚长老残余势力的最后一次清剿。”

        风疏竹想了下,道:“戚长老,终于还是败给了你。”

        摩博依依突然转过头来,明亮的目光带着几分冷冷,看向风疏竹,顿字道:“应该说是谭闻。”

        风疏竹闻言,身子似乎微微一动。

        四周异光渐渐减少,喊杀声也逐渐消失,有些宫殿前,院落中魔教弟子开始救助受伤的同门,一些坍塌的门墙也被打扫干净。

        不消一刻,魔宫又恢复了平静,那数不尽的魔教弟子进退如此有序而迅速,一下又突然消失了。

        许久,风疏竹伸出手来,摊开掌心,轻道:“我应诺而来。”

        夜空中的那一小片薄云不知何时,已飘走了,月色又恢复了它的明亮。

        摩博依依从远处收回目光,面容似乎多了几许温柔,轻轻地转过头来,看了眼那躺在风疏竹手掌上的天狱之星,嘴角微微一笑,轻道:“你为送还天狱之星而来?”

        风疏竹望着摩博依依的眼睛,平静地道:“我要带她走。”

        摩博依依闻言,慢慢转过头去,看向天上的清冷月华,轻道:“倘若我不允呢?”

        风疏竹淡然一笑道:“你不会食言。”

        摩博依依似笑非笑地看了风疏竹一眼,道:“我可是魔道。”

        风疏竹仍旧摊着手掌,笑道:“有此想法,何必等到我回来。”

        摩博依依笑了下,又转过头来,看了眼风疏竹,眼中多了一抹神秘道:“女人随性而多变。”

        风疏竹轻叹了下,道:“我不会看错人。”

        摩博依依笑了下,静静地站了许久,看着那玉轮道:“你看,那轮明月多么孤单。”

        风疏竹愣了下,抬眼望去,接着道:“没了它,这大漠,这宫殿不是会很乏味吗?”

        摩博依依闻言转过头来,笑看了风疏竹一眼,又看向他手中的天狱之星,停顿了片刻,一抬手,将天狱之星招了过去,紧紧地握在手中,看了看,又抬眼看向风疏竹,目光中却多了几分复杂情绪,声音也变得有几分黯然,道:“去吧,她就在你脚下。”

        风疏竹闻言愣了下,举目看了看周围,到处都是经历过战火的痕迹,唯独这个院落,脚下的这个宫殿,丝毫未受到损失。

        风疏竹深深与摩博依依对望了一眼,轻声道了一声:“多谢。”说完,身形一晃,飘落到了下方的连廊里。

        屋脊上又仅剩下摩博依依一人,她月下顾影自怜,抬起手来又看了看那天狱之星,紧紧地攥住,突然开口对下方喊了一句:“别忘记,我们还要决斗!”说完,飘然而去,好似飞天仙女一般,踏着月色,轻轻飘走。

        在冷月下,在夜空中,她蓦然回首,含笑与连廊上的风疏竹对望了片刻,便消失了。

        风疏竹望着摩博依依消失在夜空里,又怔怔地出神了一会,才收回目光,默然片刻,抬眼向连廊前方看了一眼,方缓缓迈步向前走去。

        月色清辉如同霜雪一样,轻轻洒满了院落,带来一片安宁祥和之气。

        忽地,那雕凿精美的窗棂里亮起一点微弱的灯火。

        风疏竹眉宇之间流出一丝喜悦,脚下的步伐似是也加快了几分。他轻轻地来到房门前,盯着那房里透出的亮光,微微沉静了片刻,才慢慢抬起手来,伸出两根手指,在那门框上轻轻弹了两下,嘴角一动,轻唤了一声:“凌儿……”,

        未听到房间里有任何响动,门却从里面很快便打开了。

        水凌月一袭白衣,默默站在门内,披着一身银白的月光,清冷地向风疏竹望来。一双冰冷而明亮的眸子里倒映着风疏竹沉静的容颜。

        良久,水凌月方一动身子,将风疏竹让了进来。

        她默默地走在前头,来到桌子旁,与风疏竹同时坐了下来。

        风疏竹扫了一眼房间,很是干净整洁,床铺上的被褥是叠放得整齐,没有一丝动过的痕迹。

        水凌月微微低着头,看着桌上的微弱灯火。

        风疏竹注视了她片刻,开口道:“段婆婆已无事了。”

        水凌月仍是看着那点灯火,沉默了一小会,轻道:“有劳你了。”

        风疏竹一直注视着水凌月,又道:“天狱之星我已还给了她。”

        水凌月面色微动,却没有说话。

        风疏竹又道:“我们可以离开这里了。”

        水凌月微微点了下头,便要起身。

        风疏竹却马上又道:“有些事,需要你知道。”

        水凌月闻言,迟疑了一下,又坐了下来。

        风疏竹缓缓道:“我们在大漠转了一圈,终于找到了魔宗影惑。”

        闻言,水凌月脸上掠过一丝讶容,抬眼看过来。风疏竹又道:“你们遇到的那株胡杨树里,封印的便是魔宗影惑的元神。”

        水凌月一双美目眨了眨,好似在思考着什么一样,但却没有开口说话,而是一直静静地听着。

        风疏竹又道:“我们不光找到了魔宗影惑,也找到了谭闻。”

        水凌月面色一动,但仍是细细的听着,静待下文。

        风疏竹又娓娓道:“这魔宫的戚长老便是被谭闻夺舍了,此刻,他正与魔宗在万剑诛仙大阵中斗法,其目的是想吸了魔宗元神而称霸三界。”

        水凌月看了眼桌上的水月剑,嘴角动了下,却仍是没有说什么。

        风疏竹轻叹道:“我们只有几日时间,要破了万剑诛仙大阵,还要阻止谭闻。”说着顿了下,又道:“也要阻止魔宗现世。”

        听到此处,水凌月反而更为冷静下来,脸上恢复了冷漠的表情,但仍只是坐在那听着。

        风疏竹点了下头,看在眼中,又道:“还有一事,你要提前知晓。”说着,停顿了片刻,方道:“晴儿,可能是魔宗影惑与九尾狐涂山守心的女儿。”

        闻言,水凌月似乎并不感到惊讶,只是轻轻眨了下眼睛。

        风疏竹静静地观察了水凌月一小会,才又开口道:“目前以我们的力量不足以同时应对谭闻与魔宗两人。”说着缓缓站起身来,望向窗外,又道:“所以最佳时机,就是他们相互消耗到最大时。”说完,沉默许久,方叹道:“但倘若,晴儿真是魔宗之女,你想此事如何处理?”

        水凌月眉心微微一动,毫不犹豫地道:“楚晴是个好姑娘。”

        风疏竹背对着她,看不到表情,却也未开口说话,两人沉默了下来。

        许久,风疏竹又道:“如果,你真是如此想的,那我们就离开这里回去吧。”

        水凌月闻言,一握水月剑,站起身来。

        风疏竹闻声转过身来,向水凌月看来。

        水凌月表情坦然自若,轻轻道了一声:“    走吧。”

        这时,桌上的灯火突地跳动了两下,似乎亮了许多。

        接着听到门外有人从空中落下,同时说道:“呦,我还以为你们早走了,原来还在房间里缠绵。”

        二人听出是摩博依依的声音。

        水凌月看了眼风疏竹,轻轻眨了下眼睛。

        风疏竹与她对望一眼,轻轻一摇头,朗声道:“原来是长老,房门开着,何不进来一叙。”

        摩博依依在门外冷笑一声,又道:“还是不必了,我是来收房子的。”语气中多了一分尖酸刻薄。

        风疏竹与水凌月又对望一眼,点了下头,迈步向外走去,边走边道:“长老的逐客令,还真的有些特别。”

        水凌月面无表情,神情冷漠,默默地跟在身后走了出来。

        两人先后走到连廊上,抬眼就能看到摩博依依站在不远处,她瞄了二人一眼,目光最后停在风疏竹身上,道:“怎么,风少侠,这就带着心上人去除魔卫道挽救天下苍生了?”

        水凌月闻言,将身子转向别处,不再理会。

        风疏竹嘴角泛起一抹微笑,道:“如何?长老还有何高招指点一二?”

        摩博依依白了风疏竹一眼,沉声道:“谭闻与我有杀师之仇。”说着目光中突起杀气,恨恨地道:“不手刃于他,愧对恩师,难解我心头之恨。”

        风疏竹闻言,沉默一会,轻道:“长老愿助我等一臂之力?”

        摩博依依哼了一声,又扫了二人一样,目光中带着几分嘲讽,道:“我可是魔教,如何会助你,我只是担心你们提前诛杀了谭闻。”

        风疏竹轻轻点了下头,沉思了片刻,轻道:“长老只身前往许是可行。”

        风疏竹的话摩博依依自然懂得,倘若动用天狱魔教大军,怕是未与谭闻交战,先已与那帮正道剑仙交恶,摩博依依微微一点头,抬眼看了下风疏竹,冷哼了一声道:“怎么,本座一人还不够吗?”

        风疏竹笑了下,道:“长老道行高深莫测,一人已是绰绰有余。”

        摩博依依瞥了一眼风疏竹,故意叹了口气道:“好了,我们就如此说定吧,你们走吧。”

        风疏竹闻言一愣,快速地眨了两下眼睛。

        摩博依依嘴角泛起一抹笑意,道:“怎么,你是担心我找不到呢,还是邀请我与你二人一同上路。”

        风疏竹恍然道:“那就不打扰长老了,我们就此告辞。”

        摩博依依深望了一眼风疏竹,又多看了一眼对二人谈话置若罔闻的水凌月,似是颇有些不耐烦地摆了摆手,示意风疏竹快走。

        风疏竹同样未做逗留,一拱手,转身对水凌月低声道:“凌儿,我们走吧。”

        水凌月没有任何表情,看也未看便同风疏竹一起化光而去。

        长长的连廊上,又剩下摩博依依兀自一人站立着,她抬头仰望着夜空,那是二人远去的方向。接着微微一叹,嘴角动了动,貌似要说些什么,可最终还是没有出口,而是转身缓缓向连廊深处走去。

        夜色吞没了她孤寂的身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