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阁 - 都市小说 - 市井之徒在线阅读 - 第0812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第0812章 大水冲了龙王庙

        尚扬接到电话时正在睡觉,很巧,就在萱华园酒店,主要是身边还有李婉,根本没有其他地方可去,总不能给她自己扔酒店,坐了一夜飞机,想着有什么事也得等睡醒再说。

        可…电话来了。

        “王天一?”

        他嘴里嘀咕着这个名字,好像在哪听过,但又想不起来,根据电话里说的房间号,应该就在楼上。

        “喊什么?还爆出口?”

        尚扬揉了揉太阳穴,让自己更清醒一些,以往他醒来时会极其清醒,可今天是特殊情况,除了是被打断,还有在牛城庄园里与齐迎雪的缠绵,药效褪去有副作用,也是精神亢奋过后的疲惫。

        沉着脸走下床,并不认为会有危险,正常人也不会如此说话。

        “王天一?”

        他一边换衣服,一边回想。

        楼上。

        “你让他来干什么!”

        丁小年仍然站着,双手死死握紧拳头,他一直不把事情告诉尚扬,是因为太了解,尚扬来只有两种做法,一是不还,这就得罪了王天一,二是还,那么他会主动把窟窿堵上,无论那种做法,都显得很不合适!

        “滚!”

        王天仍然翘着腿,不过向后一靠,把眼睛闭上,开始闭目养神,一副懒得搭理你的样子。

        丁小年怒火中烧,恨不得上去捏死他,可迟迟不能动,眼前这个牲口背后的势力太强大,强大到只能沉默不语,连生气都是罪恶。

        “你们王家就是会掠夺么?当初的购物被你们抢走股份、聊天被你们抢走股份,现如今,就连一只苍蝇都不放过?”

        他把自己比喻的很低俗,可这何尝不是反讽?

        “掌嘴!”

        王天一没睁眼,懒洋洋开口,他心里正默默想着与尚扬见面,怎么把钱要回来,相信尚扬不会因为这点小事找王宇泽,因为对于两家的体量而言都显得太渺小,闹到王宇泽那里,非常滑稽,可对自己,不是一笔小数字。

        他会乖乖拿钱?

        哪怕会乖乖拿钱,自己还未必会要,不得给点利息么?

        “啪”

        清清听到命令再次抡过去。

        丁小年已经麻木了,不觉得疼,只是想着怎么才能让尚扬不插手,要是其他事情,他会直接甩给尚扬,不会多想,可面对的是王家…

        “我给钱!”

        他终于扛不住,给兄弟添麻烦可以,但任何可能危及到本质的麻烦,都不会添,说出这句话像泄了气的皮球,又道:“我现在走,你与尚扬交流什么都可以,就是别提我,你们结束,钱就会到账!”

        事到如今,只能这样。

        “哦?”

        王天一睁开眼睛,戏谑的看着,被气笑了,之所以来永城,就是打算管尚扬要,因为能与丁小年沟通,早就达成解决方式,不用等到现在。

        软的硬的都用过,最后无功而返。

        没想到叫尚扬,他居然说还钱。

        “我走了…会还!”

        丁小年悲愤开口,说完,转身要出去。

        “晚了!”

        王天一鄙夷笑着:“早知如此,何必当初?这件事一定会与尚扬说,还会说明白,别弄的我好像欺负人一样,是你先触碰底线,怪不得别人,我也相信,尚扬一定会还钱,哈哈…”“你!”

        丁小年被气的七窍生烟,一个大男人,怎会如此无耻?

        正在这时。

        “咚咚咚”

        敲门声突然响起。

        几人都没在意,以为是客房服务,毕竟刚刚把电话打过去,清清逃命似的赶紧走过去开门。

        王天一继续道:“我什么我?不服?不服你咬我啊,哈哈…你个死胖子还挺有意思…”

        丁小年脑中嗡嗡作响,自己是一步一个脚印走到今天,凭什么低头?还把尚扬牵扯进来?

        悲怆道:“钱现在给,别把这件事与尚扬说,这是我底线!”

        “底线?是用来突破的!”王天一戏谑回应,说话间,察觉到侧面有人影走过来,看过去,当看到来人登时一愣,感觉才是刚刚放下电话,他怎么到了?

        丁小年见他表情不对,也看过去。

        当看到尚扬,脑中嗡一声,不想让他知道!

        “尚…”

        “你打的?”

        尚扬进来时还没感觉有什么,可听到对话,又看到丁小年状态,火气瞬间涌上头顶,走到王天一面前,麻木问道。

        王天一仍然翘着腿,感觉到一股无形压力压在身上,很不爽,皱眉道:“姓尚的,请注意与我说话的态度,继续下去,你会死的很惨…”

        尚扬双眼喷火一般盯着:“是,或不是!”

        丁小年见他真急了,额头上汗水不经意间滑落,担心出什么事,赶紧解释道:“尚扬,他是…”

        “闭嘴!”

        丁小年话没等说完,登时有人吼出来,不是尚扬,而是王天一,他被尚扬问的很不爽,这家伙不过是自己家养的一条狗而已,站起来,与尚扬四目相对,怒道:“很好,你成功挑起我的怒…”

        “嘭!”

        话没等说完,尚扬一记直拳,直奔王天一嘴巴,力道很大,把王天一重新打的坐回椅子,双手下意识捂嘴,鲜血顺着手指缝里不断往出流…

        “尚扬!”

        丁小年懵了,打了王天一,这件事无论如何都说不过去,哪怕有王宇泽的交情,动手也不好,或者,在这份交情上划出任何划痕,都非常不值当,迅速道:“他是…”

        刚刚说出两个字。

        尚扬猛然回头眨了眨眼。

        他知道王天一是谁,想起来了!

        当初王金山的寿宴上听过,那时他负责所有客人休息,只是没找而已。

        不能让丁小年说出口,一旦说出来,不久白挨揍了?

        丁小年看见他眼神,刹那间明白什么意思,赶紧改口道:“他是我朋友,我们朋友,别打,别打…”

        “滚蛋!”尚扬愤怒推开,抬起一只手薅住王天一头发,重新给他拽起来,瞪眼问道:“再问一遍,是不是你打的!”

        见他怒目圆睁,王天一忍不住颤了颤,万万没想到这个莽夫不问清楚情况就动手,不知道自己是谁么?

        忍住疼痛道:“我…”

        “嘭”

        刚刚说出一个字,尚扬又是一拳砸下去,咬牙道:“还想骂我?骂,你再骂一个字试试!”

        王天一很憋屈,只想说出自己身份,谁想骂了?

        眼神看向丁小年,心中很憋屈,你说我是朋友干什么?说我是王家人!

        “尚扬,他是我朋友!”丁小年又走过来,怒气冲冲:“你再动手别怪我翻脸!”

        “唰”

        尚扬猛然回头,质问道:“你要因为他跟我翻脸?”

        “对!快点松开!”丁小年抬手抓住。

        尚扬瞬间挣脱,疯了一样,对准王天一脸上继续砸,他还坐在凳子上,很方便。

        “嘭嘭嘭”

        每砸一拳吼一声:“翻脸吧,翻脸吧,就打了!”

        连续砸三四下,力度控制很好,担心把脑袋砸碎。

        王天一根本睁不开眼,只是觉得脑中嗡嗡作响,整个脑袋都麻了。

        “尚扬!”

        丁小年又声若惊雷,向后退一步,指着尚扬骂道:“你能不能给我点面子,他是我朋友,很好的朋友,别打了,再打真生气!”

        “嘭”

        “生气吧,咱们从小一起光屁股玩到大,竟然与我生气,就打了怎么样?”

        王天一心里还是很清楚,一直在骂娘,丁小年为什么就不说重点?

        足足一分钟过后。

        “够了,他是王家人,王天一,王宇泽的弟弟!”

        丁小年说完,抓着尚扬胳膊,用力一拽,给拽到一边。

        尚扬像是懵了一样,向后退几步,惊愕的盯着王天一,满眼不敢相信。

        丁小年走过去,用被扇到肿胀的面庞,关心眼前面目全非的人:“王公子,王公子,你没事吧?”

        “噗”

        王天一终于不用再仰脖子,一直憋在嘴里的血终于吐出来,血里掺杂两颗牙,上侧的门牙,当看到地上的门牙,又察觉到嘴里漏风,委屈的差点哭出来,指着丁小年费力骂道:“滚,滚…”

        尚扬为难向前两步,走到身边,尴尬道:“你…你是王宇泽的弟弟?”

        王天一抬起头,恶毒的盯着尚扬,血水与口水混在一块,在下巴上拖出一条长长的线。

        “厄…刚才你怎么不说?”尚扬面色极为纠结,想了想,缓缓弯下腰,鞠躬道:“对不起,误会,都是误会,如果知道你是宇泽的弟弟,绝对不会动手,这事闹得,大水冲了龙王庙,一家人不人一家人,抱歉…”

        王天一身体开始颤抖,剧烈颤抖。

        恨不得杀了尚扬,你刚才给说话机会了么?

        现在被气的更说不出话。

        尚扬低头看到地面上的牙齿,倒吸一口凉气,看起来极其懊恼,想了想道:“天一?你是宇泽的弟弟,也就是我弟弟,无论如何,都是我这个当哥哥的错…”

        丁小年把头扭到另一边,埋怨道:“刚才就不让你打,现在知道错了?”

        “闭嘴!”

        尚扬恶狠狠训斥:“你他妈早点说,也不至于这样!”

        丁小年抱起肩膀,不再开口。

        尚扬收回目光,又道:“弟弟,你别生哥哥的气,这样吧,我先给宇泽打个电话,通知一下,无论如何,我都认了…”

        说着,拿出电话。

        “别…别打!”

        王天一憋了半天,不得不开口,如果王宇泽知道自己找尚扬朋友的麻烦,也会骂自己,来这里就是赌他们也不敢通知王宇泽,委屈道:“先…先送我去医院!”

        说完,伸出手,小心翼翼把牙捡起来。